焦點議題

塑膠

二戰過後的塑膠工業開始蓬勃發展,研發成為具有不同性質功能的各種塑膠。從早期用來替代象牙的賽璐珞、製成衣服的人造纖維,或者各式各樣的產品與包裝,塑膠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無所不見的材料,一年全球的塑膠的生產量已經超過 3 億噸。

塑膠擁有各種的特性與功能,有的能夠協助我們把食物保鮮,有的能夠協助我們把車輛變得輕巧節能。但是絕大多數的塑膠,都是由化石燃料製成,在生產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碳排放。超過 40% 的塑膠只被使用一次就被丟棄,造成了全球嚴重的廢棄物問題。

「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2050 年海中的塑膠會比魚類還多。」

每年有超過 9 百萬公噸的塑膠流入海中,不管是漁業廢棄物、一次性的塑膠包裝與用品,還是塑膠微粒,都嚴重影響海洋生態。難以分解的特性,更讓海廢塑膠的問題持續積累加成。根據統計,至少超過 7 百個物種深受危害,如果我們不採取任何行動,2050 年時海中的塑膠總重量,會比魚類還多。

每年僅 14% 塑膠包裝被回收,流失的部分相當於 800-1200 億美金損失。

塑膠成為廢棄物逸散到環境當中,造成的不只是環境危害,更是嚴重的資源浪費。問題最為嚴重的塑膠包裝,不僅在全球塑膠產業中佔比最高,相關產品有 95% 是被一次性地使用,卻只有每年僅 14% 塑膠包裝被回收,其餘流失的部分相當於 800-1200 億美金損失。

廣泛的用途、難被取代的特性,都讓塑膠成為現代生活與產業不可或缺的必要材料。我們必須要讓塑膠能夠作為資源,被有效率地循環運用,而非流失到環境當中。除了直接減少不必要的使用與設計之外,我們還能透過循環經濟的商業模式與產品設計,看到塑膠包裝容器的不同循環契機。

我們可以用「耐久的物品(Products that Last)」或「流動的物品(Products that Flow)」兩種方式,來重新打造包裝循環化的系統。

  • 耐久的包裝(Durable Packaging):我們可以善用塑膠的耐久特性,結合服務化的商業模式,設計能夠重複使用(reuse)的食品容器或物流包裝。
  • 流動的包裝(Single-use Packaging):由於衛生安全或法規要求等限制,必須採用一次性的使用時,則必須考量到逸散至環境的風險較高,需要採用可回收(recyclable)或可堆肥(compostable)的材質,並透過規劃良好的分類收集機制,將這些使用後的包裝容器處理為再生原料,或者透過堆肥系統分解成養分、無害地回歸自然。

面對全球塑膠汙染的危機,聯合國與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與聯合國環境署,在2018年10月提出了《新塑膠經濟全球承諾》(New Plastics Economy Global Commitment),提出塑膠循環的願景目標、相關標準與規範。

包含聯合利華、可口可樂、雀巢、家樂福在內,已經有超過四百間的全球企業、政府、金融機構、學研與NGO簽署,承諾在 2025 年前減少不必要與有問題的設計,促使所有塑膠包裝都能夠被重複使用、回收或堆肥。

循環台灣基金會作為台灣第一個簽署者,也將全球承諾全文翻譯成正體中文以推廣相關,歡迎有意簽署或推動塑膠循環的單位,直接與我們聯繫。

Vision

2025年短期目標

  • 耐久的包裝:建立包裝物流循環工作小組,邀集包含民生消費品、零售、包材在內的產業實踐者,連同政府、金融、學術、顧問等利害關係人,建立橫跨物質流、知識流與金流的工作小組,共同推動「循環包裝容器服務化」的普及。
  • 流動的包裝:建立生質塑膠循環工作小組:邀集包含材料、零售、回收、堆肥在內的產業實踐者,連同政府、金融、學術、顧問等利害關係人,建立橫跨物質流、知識流與金流的工作小組,以建立「可堆肥塑膠」的具體回收機制,並催生工業堆肥示範場域。

2030年長期願景

  • 耐久的包裝:循環包裝成為業界標準:有80%以上的主要零售通路、連鎖餐飲品牌,在生鮮產品、自有品牌產品與外包裝等品項,不再提供一次性包裝容器,全面以可重複使用的包裝容器取代。
  • 流動的包裝:生質塑膠的在地供應鏈為取代存量有限、碳排高、進口依存度高的石化原料,並滿足全球對於低碳與循環材料的需求趨勢,台灣需要發展一套具有在地循環能力的生質塑膠供應鏈,結合材料開發、原料取得、產品製造、使用、處理再生或堆肥資源化等產業在內,共同成為解決方案的提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