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環經濟是實踐淨零排放的重要解方

近年來世界各地因氣候變化引起的自然災難不斷,也造成了包含農作物減產、人類健康損害以及勞動生產力下降等巨額的經濟損害。氣候變遷嚴峻的程度提醒著我們,必須盡速地採取行動。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在2018年底發表的「全球暖化1.5°C特別報告」指出,人類活動所導致的地球暖化,已高出前工業革命水準約1.0°C。若以目前暖化速度持續增加,2030年到2052年之間地球暖化便會達到1.5°C。若要使均溫回到1.5°C以內,全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必須要在2050年達到淨零。

氣候變遷引起冰層融化。圖片來源:NOAA

全球淨零排放趨勢

全球因應氣候危機包含歐、美、中、日、韓等120個國家,占全球 70% 以上的經濟體,皆提出2050年要達到淨零排放的承諾。跨國品牌如 AppleIKEA微軟等也承諾在2030年要達到淨零排放,且範圍將擴及到供應鏈。

至2020年,全球共有625間企業承諾或積極訂下科學減碳目標;且已有3.4兆美元資金投入永續投資市場。台灣身為國際供應鏈一員,面對淨零趨勢牽動的國際政經與金融脈動,承受巨大的減碳壓力;淨零承諾已是台灣無法迴避的國際責任,但同時也為台灣帶來邁向低碳經濟的機會。

什麼是淨零排放(Net Zero)?該如何落實?

根據IPCC,淨零排放是企業或組織先減少溫室氣體(Green House Gas, GHG)的排放量,再扣除清除量後的淨值為零,達到淨零排放(Net Zero)。世界經濟論壇「淨零挑戰(The Net-Zero Challenge)」報告提出至今碳排仍持續增加中,全球亟需有大幅反轉的行動才可能達到淨零目標。

對國家來說,這牽涉到全民的生活、經濟活動和社會福利基礎,以及產業的永續發展和國際貿易,必須全面綜合地考量所有因素的相關與連動性,才能鑑別關鍵的槓桿點,制定相關的實踐計畫,且有助於建立全民共識。

對企業來說,必須先盤查組織和產品的溫室氣體排放,進行內部和供應鏈減量,最後再透過外部減量額度的方式來抵換剩餘排放量,並定期評估和發表進展。

對個人而言,關乎於重新思考日常生活中食衣住行育樂等需求,避免浪費和優先採用低碳服務或產品。

落實淨零排放需要多元的策略

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約510億噸,以直接排放來源計算,其中25%來自電力生產;24%和土地利用、農業、食物相關; 21%和工業相關;14%運輸;6%建築10%是其他和能源相關的排放。而自然界吸取溫室氣體的能力可以降低大氣中溫室氣體的量;24%能被陸地植物吸收、17%能被海洋吸收,而仍有約 59%留在大氣中。

要使排放量趨近為零,需同時從三大層面採取行動

  1. 減少排放源:盡可能降低排放量為零
  2. 支持碳匯系統:促進自然界的碳循環
  3. 提升社會福祉:在邁向淨零過程中,促進社會平等,注重每人皆有可負擔的清潔能源,和高碳排產業的公正轉型等。

循環經濟能為減碳帶來重要貢獻

總體來說,全球排放量約55%來自能源的製造和使用,45% 則和資源開採和產品製造加工過程相關。這代表減碳措施除了發展再生能源和提升能源效率外,也必須更有效率地使用資源,能夠運用更少的資源來滿足更多人的生活需求。

2017年 COP 23 的討論會議上就指出,資源效率的提升是實現氣候目標不可或缺的策略,結合氣候和資源效率政策的系統性做法可帶來許多效益。更有效地利用世界自然資源,到2050年每年可創造2萬億美元的經濟效益,這將能抵消為了執行具野心的氣候行動所需花費的成本。

循環經濟採行「製造—使用—循環」的模式,透過重新設計、商業模式、提升能資源效率,從源頭避免污染與廢棄物的產生。因產業系統能循環再運用資源,因此可以做到使用更少資源來創造更多價值。

循環經濟三大策略可創造的減碳機會

1.「產品服務化」:許多物件例如建築和汽車的使用率非常低,透過服務化商業模式的落實,能讓這些資產更密集地被運用,提升資源效率。例如一台共享汽車可滿足十人以上的移動需求。當資源使用降低,也減少了產品製造和原物料開採加工過程的排放。就汽車而言,較高的使用率還能促使廠商進行耐用設計、使用更高性能的材料,讓車子使用低碳能源和使用更少的原料來製造。

2.「高價值循環」:廠商製造產品時,運用「高價值循環」的原則,採用低碳排材料,重新設計出耐用、可維修升級、零組件和材料易再被使用的產品。透過設計避免將材料混合使用,以及使用後的分流處理,保持材料純度和價值,提升再使用的機會,省下原生材料開採加工過程所需使用的水和能源。

  • 選用低碳材料:使用1公噸的再生塑膠,相較於使用化石燃料來源做成的原生塑膠,可以降低1.1到3公噸的二氧化碳當量排放。
  • 製程優化:減少生產中的材料損失;利用更先進的材料和建造技巧。例如在營建業中,目前約有35到45%的鋼鐵使用是可以被省下來的。
  • 材料、零組件再使用:以再製造為例,可以省下80%原物料和57%能源的耗用。

3.「系統性合作」:以淨零排放為目的,透過包括企業、產業和國家層級的品牌和供應鏈合作,將「產品服務化」、「高價值循環」落實在全球高度分工的產業體系中。唯有合作企業、產業和國家才能實現淨零。

歐洲一份研究就顯示,更好地利用經濟系統中已經存在的材料,可以為歐盟減少56%來自重工業的排放量。關鍵是從材料生產端的製程,延伸到包含下游應用市場的需求面,來綜合檢視整體產業鏈的減碳策略。來自工業部門的排放,特別是來自製造基礎材料的重工業,一直是歐洲減碳的重大挑戰。目前有關工業排放的討論側重在如何減少鋼鐵、水泥、化學等製程的排放,而太少關注在材料需求端的討論。但其實歐盟經濟體正累積大量的金屬與塑膠,到2050年能夠藉由循環再使用已經被生產出來的材料來滿足一半以上的材料需求。此份歐洲研究就以高碳排的四大類材料-鋼鐵、塑膠、鋁和水泥,和兩大應用領域-建築和運輸,來分析循環經濟的減碳效益;在積極的情境中,歐盟到2050年時,每年共5.3億噸的碳排放量可減少多達2.96億噸(56%)。

資料來源:Material Economics, The Circular Economy - A Powerful Force for Climate Mitigation, 2018

英國氣候變遷委員會(Committee on Climate Change, CCC) 也評估出循環經濟的減碳潛力。在中度資源效率情境下可為英國工業創造 6% 減碳的效益;高度資源效率情境更可達 12%;而能源轉型委員會甚至評估出高達 40% 的減碳潛力。

循環標籤
延伸閱讀
以終為始,推動「台灣2050淨零排放」的實踐

台灣2050淨零排放的實踐是艱鉅且長期性的任務,需要政府、產業、社會有一致的決心

黃育徵:打造臺灣為淨零典範

人類活動無可避免產生二氧化碳,要打造淨零碳排世界,從減少使用來著眼,可說是最具效

超越GDP,讓台灣以SDGs邁向國際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多次提醒我們,帳面上的經濟成長無法反映出許多我們正面

世界經濟論壇:讓循環經濟成為主流的三個途徑

現在,是攸關未來歐盟循環經濟政策的重要時刻。歐盟委員會在上個月撤回了循環經濟套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