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議題

淨零排放

根據 IPCC,淨零排放(Net Zero)指的是在特定的一段時間內,全球人為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扣除人為移除的量等於零。

碳排來自於所有生活和生產活動過程中,使用能資源造成的排放。讓生活和生產活動和能資源使用脫鉤,也就能從源頭減少排放。

全球排放量約 55%來自能源的製造和使用,45% 則和資源開採和產品製造加工過程相關。邁向淨零,無法只靠再生能源,必須同時採取能源和資源端的減碳措施。

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討論會議上曾指出,資源效率的提升是實現氣候目標不可或缺的策略,結合氣候和資源效率政策的系統性做法可帶來許多效益,包含到2050年每年可創造預估2萬億美元的經濟效益,這將能抵消大規模氣候行動所需花費的成本。

循環經濟提供了一套新的經濟運作模式,以「製造-使用-循環」方式使用資源,減少原生物料的開採,並更有效率地運用已經開採出來的資源,省下大量能資源的浪費,因此提高了能資源的使用效率,是發展綠能之外重要的減碳策略。

邁向淨零目標,國家或企業導入循環經濟,能發展和能資源使用脫鉤的經濟和產業運作模式,系統性地考量到經濟和環境。而國際淨零趨勢的盛行,將驅動更多碳定價和水電價合理化等外部成本內部化的政策,讓企業營運的真實成本和價值變得更重要,這讓企業更有機會將循環經濟效益轉換為收益。同時,淨零排放將成為國際供應鏈共同語言,促進供應鏈展開合作。

正因淨零趨勢和循環經濟的推動彼此相輔相成,循環台灣基金會將陸續整理如何運用循環經濟來貢獻減碳的資訊,協助政府、企業規劃邁向淨零的策略。

其中,關鍵的思維是了解民生需求端和供應網絡的連動性,重新探討2050民生需求端的樣貌,來設計未來30年產業發展和公共建設的發展方向,讓生活和生產層面都能朝向淨零轉型!

年輕世代代表著未來市場的需求,將能帶動產業的營運模式改變,是推動2050淨零最關鍵且需要長期溝通的族群。循環台灣基金會正集結一群年輕人共同討論 2050 淨零生活樣貌的想像。邁向淨零的未來,需要打開更多的可能性。

台灣年排放量約3億公噸,初估1/3以上和外銷出口相關,其餘和國內消費或活動相關。全球化貿易下,實踐淨零務必要靠生產國和進口國的合作。循環台灣基金會積極促成並參與以淨零為目的的國際交流會議,希望打造出國際供應鏈運用循環經濟來展開合作的示範計畫。

延伸閱讀
黃育徵:打造臺灣為淨零典範

人類活動無可避免產生二氧化碳,要打造淨零碳排世界,從減少使用來著眼,可說是最具效

邁向淨零,從想像生活需求開始

深具挑戰的淨零排放目標,民眾生活和產業生產方式需要有大幅的改變。按照傳統「開採-

2050 淨零生活想像雛形:食

2050 共同願景若以達成淨零情境(1.5℃)作為發展前提,飲食需求應該是什麼樣

2050 淨零生活想像雛形:住

2050 共同願景若以達成淨零情境(1.5℃)作為發展前提,居住型態應該是什麼樣

推動循環經濟真正的「基礎建設」

無可否認,近兩百年來的工業革命,的確帶給人類前所未有的進步和便利,但從「開採→製

盧森堡經驗:不合作,就沒有循環經濟

人口僅有50萬人的盧森堡,人均GDP卻是全球之冠;小國的生存之道是「合作」。盧森

循環經濟是實踐淨零排放的重要解方